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行者(陈毓龙)

坚持原创 ,写心中想说的事;网上求学, 交各方有识之士。

 
 
 

日志

 
 

【原创】“吃”在兵团  

2015-03-28 13:20:25|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瞬45年过去了,197041日是时代、延平中学70多上海知青到江西生产建设兵团九团五连的第一天,连队特意捕鱼开荤热情迎接我们。对一年偶遇一回的老职工而言是极为难得之美味,对到兵团的第一餐,更给上海知青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上好的青鱼、鲢鱼、鲤鱼不刮鱼鳞,剁成块加辣椒红烧了。上海知青边吃边吐鱼鳞,不少人辣得直呛,更有人干脆不吃了,让老职工看得直叹可惜,暴殄了天物。当然,自从上海知青来了,以后吃鱼再也不会不刮鱼鳞就烧啦。

 在兵团十个年头,一年难见几回荤腥,没有油水,整天感觉就是饿,为扛住重活,我经常清早吃七两干饭,中午吃一斤二两,晚上还得半斤。(一毛六一斤饭票,每餐菜金才一到二分,每月16元工资大多吃饭花去了)几乎整月就是一种菜,冬天不是长脚大青菜就是韭菜、萝卜,夏天的空心菜、南瓜、冬瓜。我记得有一年大热天的天天吃茭白,从鲜嫩的一直吃到变老空心,里面灌了泥都成黑芝麻点啦,没油在锅里干翻炒熟了才加一点棉子油拌一下,吃怕了倒了胃口宁可吃白饭。回沪后还有心理障碍,茭白已从我菜单中除了名。

 不能保证每月开次荤,一般两个月会杀一回猪,盼吃肉就像过节一样,当天干活特别卖力,只想早些干完回来解馋。每次食堂买饭窗口就会拥挤着排上长长的队,个个伸长脖子希望早些买到自己的一份:三毛五分钱半斤红烧肉。要凭记忆不让人重复排队多混一份,炊事员们可得特别上心把关,到最后如有战友没能买上应得的一份,吵起架来就够呛,不得已炊事员还得让出自己的一份。(我曾在博文《炊事》中专门讲述了炊事班的故事)长期缺乏油水,有些战友肠胃已难适应,好不容易品尝到的美味,过一会儿却稀里哗啦给泻啦,还无福消受!

 劳动强度最大的七月份双抢(双季稻抢收抢种)伙食稍改善些,连队养的鸭子下蛋会卖给食堂,经常中午一毛六分钱煎一对鸭蛋下饭。春天养的鸭子刚好成熟要卖掉一批公鸭,一年还能吃一回鸭,老少无欺一人一个卤全鸭。全连二百来个鸭中午要卖到每个战士手中,也象打仗一样紧张,每个班会派一人,按自己班的人数限时杀鸭蜕毛交炊事员验收后再下田干活。帮厨的个个施展绝活,没那么多刀割颈放血,全是“一指禅”从胸前三角叉处直插入心脏搅动后放血,有些来不及流放出的全成了血块。手杀心脏的鸭子死得更快,没有一只会扑楞翅膀,还因鸭颈不破,蜕起鸭毛更快更干净。卤鸭的美味至今还印刻脑海深处。

 刚去兵团的两年,连部禁止私开小灶搞吃的,知青其实也没精力收工后自己搞吃的,超强的劳动让人累得一歇下就不想动,仿佛永远不够睡。之后管理的逐渐宽松,随着磨练和适应,知青才有可能偶尔加餐犒劳一下自己。难得非农忙时连队会安排一天休息,我们会找一条小沟戽水捉鱼烧来吃。也会四五人相约到附近农村,花三、五块钱买一条十来斤重到三十来斤的狗,剐了皮架上老职工家借来的大铁锅煮狗肉,那狗肝狗肚是最好吃的,一定会与狗肉一齐煮。除了酱油不用任何调料,香喷喷的狗肉会引来更多满脸菜色的战友参与同食,绝对是我们心中的美食记忆。

 在兵团伙食单一缺少油水的日子,我们对美食的向往和贪婪无以复加,只要有可能就会想方设法打打牙祭。会偷偷把病死的小猪拿来用辣椒炒着吃;也会去养鸡场讨要病死的瘟鸡炒辣椒吃(并答应鸡毛、内脏和吃剩的鸡骨挖坑深埋);会在翻耕花生地时,捡拾发芽的花生炒来吃;晚上抓青蛙白天钓黄鳝,逮来的老鼠也照样吃。

 偶尔的一次美餐,是兵团劳动紧张繁重、生活单调枯燥调剂情绪的有效方法,也会成为兵团生活的一点亮色,现在想想不禁令人莞尔。

 

  评论这张
 
阅读(700)|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