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行者(陈毓龙)

坚持原创 ,写心中想说的事;网上求学, 交各方有识之士。

 
 
 

日志

 
 

【原创】回首法制缺失的可悲年代  

2015-02-03 09:01:12|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党的十八大四中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今天,不禁想起在鲤鱼洲江西兵团农场经历的不讲法制的特殊历史阶段。一次次的“路线教育”不知整惨多少人,那些无视人权的事例不胜枚举。我所在的九团一营五连同样不能幸免,一些非人的事例至今深印脑海,例举三例留作警戒及反思。

例一:知青刚到兵团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遇事爱争面子极易冲动,是斗殴打群架高发阶段。团里极度头痛,对打群架案例高压处理严惩不贷。我连二排南昌知青熊XX在班排里少言寡语从不招惹是非,待人和气干活老实。不知何来的消息,说他在南昌市是大名鼎鼎的帮派司令,怀疑几次重大的群架事件有他幕后参与,由此招来专案小组的监管拷问。又是内查外调又是严刑逼供,在那段时期他被监督劳动失去自由,专案组成员每晚把他双手反缚,用铁链子拴上手脚,绑上巨石锁于小屋派人看管,睡不好觉加蚊虫叮咬,在极度痛苦的日子里熊某始终予以否认,最后无果而终把他放了,也无任何交待。

例二:二排当时三四十岁的南昌老社青、长相猥琐的胡XX是大家认为的二流子,身材羸弱也懒惰的他自然找不到对象,生理饥渴的他时不时会语言骚扰连队的女职工,还曾发生动手骚扰的事情被女知青告到连部。由此受到连队专案组的严厉惩罚。除检查批斗,他还被捆绑后套上麻袋,专案组成员轮流用皮带没头没脑地抽打,直打到体无完肤,屎尿拉了一裤子流到地下。被打得难于行走的胡某,相信喝大便能治伤,挣扎着爬到连队的公共厕所,舀粪沟里的粪水吃自行疗伤。此后依然受到连队监督,因言行不良遭遇也真够惨而非人道的。

例三:同样也是二排,老农职工骆XX家是连里劳动力最强的家庭,三个儿子也都是好劳力。在贫穷的时代可能太过精明,多少有过侵拿连队物质的事例。由此被专案组作为坏分子受到监督调查。做不完的交代写不全的检讨,由于没能交代出专案组掌握的材料,我曾亲见骆某受到团里派来专案人员的严刑逼供。他们让其双手平伸双腿分开呈大字,用没打开刺刀的步枪直捅胸腹、用皮带抽打头部、用脚迎面踹膝盖。我听到被踹的左膝咔嚓一响,其整个身子趴于地下,真疑骨折了,又被斥责重新呈大字站立,只见骆某勉强用右腿站起,疼痛得全身颤抖如筛糠。抽动的金属皮带头从左面绕后脑勺,直打得骆某右耳鲜血直流疾呼听不见了,审者大叫其名,他下意识地不得不应。竟斥其说谎听不出怎么回应,却不说还有左耳!拷问不出结果再摊牌,骆某才醒悟还有想不到的事漏交代,认可之后才告段落。此后瘸着腿依然少不了监督劳动。

现在想说:要厘清事实,采用严刑逼供既是违法的行为,也是办案者无能的表现,但愿今后无视法律人权的事情不再发生。还想再问那时自以为立场坚定正气凛然的酷刑施与者是否依然内心安然?是否为自己曾经的暴行反思而深深地忏悔过?

  评论这张
 
阅读(643)|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