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行者(陈毓龙)

坚持原创 ,写心中想说的事;网上求学, 交各方有识之士。

 
 
 

日志

 
 

【原创】苦行者的童年  

2014-05-24 09:56:18|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一儿童节即将到来,不由想起半个世纪前我的童年。 我记忆中的童年真的快乐,没有那么多作业,享有放学后时间不短的自由空间。那年代儿童大多放养,玩的内容不比现在小朋友少,而且几乎不要花钱,打弹子、飞香烟牌子、游戏棒、釘橄榄核子、弹橡皮筋、刮豆腐刮子、造房子、跳绳、踢毽子、吃狗齬、抽贱骨头(陀螺)花样不断翻新。香烟牌子、橄榄核子、棒冰棒头是从街上捡来的,一些玩具却是自己动手制作的,如做弹弓,用鹅毛管和鸡毛做毽子,用废拖把或木料做陀螺,用火柴盒子做枪,用破乒乓球剪碎包上锡纸做臭气导弹,益智的如算24点、玩扑克牌和各种棋类游戏,玩折纸、剪纸、刻花样更是层出不穷。元宵节自制兔子灯,我那时下的象棋也是自己做的,甚至玩的扑克牌也能自己做自己画。有趣味的还有上街捡拾收集糖果包装纸、香烟壳子等。课后男同学游戏更是丰富激烈,以人为器材跳山羊、抬轿子轰大炮,斗鸡、扳手腕、摔跤,爬树上墙蹦高跳低,大街小巷满弄堂跑着玩捉迷藏、官兵捉强盗。小时候我玩得很野,下课后从无正形,与同学打打闹闹从来不会生气不会哭,经常磕碰得青紫淤血、滚爬得蓬头垢面回去,在父母回家之前收拾清洗一下,再装作老实地做功课。曾记得有一次从学校围墙上跳下来,踩在釘有铁钉的木板上,把脚背刺穿了,是小学卫生老师帮我处理还打了破伤风针。记得小时候有个电影叫《飞刀华》,弟弟在家里用一把宽二寸多长一尺多的钢刀学着玩飞刀,直接就飞到我的头上插住了,兄弟姐妹吓得要命,好在父母没在家,是哥哥帮助把刀拔了下来。大家都不敢声张,直到晚上吃饭时母亲发现我头上出血形成的结块头发,才让父亲带我去医院作了处理,此后留下了不长头发的刀疤。五六十年代的孩子就这样,不娇不惯、不干不净,也没灾没病地成长起来了。

    我童年时家庭经济很困难,一家八口全靠父亲五十多元的工资生活。打小我就负责家里买菜、生炉子,计划着每天的菜金是五毛,清早4、5点钟起来,首要任务就是去菜场排队摆篮头买青菜,一分钱一斤因为便宜,那时生产力低下供货少,去晚了根本买不到。有时也会因为开秤时人头突然拥挤队伍打乱把我挤出队伍、或因有一伙人联合插队使我买不到青菜,我会极度委屈气愤,无奈时我曾经在菜场各处捡拾菜叶菜帮子回家充数食用,还不少次捡拾茭白头、蘑菇根,回家削削切成丁炒着吃。除了便宜的青菜,还亏有豆制品票,搭配着买4分钱豆腐做汤做主菜。平时经常是一菜一汤,炒青菜、菜心豆腐汤。肉基本不敢买,常等收市时去鱼摊买些一毛来钱一斤别人家拣剩下不要的小杂鱼,(久经细品这些美味的锻炼,我家人吃再小的、刺再多的鱼也不会卡住)。剩下一些钱,星期天才能上肉摊称一块槽头肉(最便宜)回来和咸菜烧红烧肉吃。遇上红烧肉,一餐一人一小块,经常舍不得吃,两碗饭吃完还留在碗里待最后时过过瘾。还有猪油酱油拌饭永远是大家的最爱。我从来舍不得买时鲜菜,都是落时的最便宜的菜,对我家来说没吃过的落时菜也同样是尝鲜。早餐最常见的四大金刚属奢侈品我家是舍不得买的,偶尔买两根油条回来,拿剪刀剪成一碗蘸着酱油下泡饭吃,会让兄弟姐妹们高兴地回味好多天,因为平时最多是咸菜萝卜干。

盛暑天到下午菜场收市时剩下的番茄仅1分一斤,我家经常会买个一篮子回来,即可烧美味的营养汤,又是天热唯一的解暑“水果”。至于香蕉、苹果、梨之类的,在我幼时基本就没留下什么大印象。夏天母亲看人家吃冷饮也会很馋,记忆中整个夏季会买一次棒冰(冰棍),还专选冻得硬硬的赤豆棒冰,仅买两根,每根用菜刀一切四,弟妹们有的拣上面有赤豆的一块,有的拣下面有木棍好拿的,我基本就是含一口中段的,体验那甜甜冰冰的凉意。在我们央求下,偶尔母亲会买一只西瓜全家分食,那可真是物尽其用了,瓜皮炒着吃,白囊切条腌拌着吃,连瓜子也不会剩下炒着吃。

我家从来不买零食,因此兄弟姐妹也养成了不吃零食的好习惯。家里唯一的零食就是母亲有时会拿上一铁罐子米(或年糕片)爆一桶炒米花。待我们馋得不行时,每人分上一杯子。由于家教严,即使很馋放在铁桶里的炒米花谁也不敢私自拿,只会找母亲要。

在我的记忆里,小时候好像永远是饥饿的,仿佛不曾放开肚子吃饱过,我家经常靠邻居接济粮票。那时红薯、玉米粉、面粉吃得多,只要粮店来红薯就会排队去买,因为一斤粮票可买七斤红薯,可多挨两天。母亲很会料理饮食,蒸、煮、烤、烧,干的、湿的轮着做。做馒头做糕饼有时做花样有时用模具,大家学着做各种造型花样和动物,再平常的食材也会搞出很多花样,吃什么都有味道。用平底锅做羌饼,高粱面圆子,玉米面糊、煎红薯片等都是经常玩的花样。为填肚子汤汤水水的吃得更多。毕竟营养不足,兄弟姐妹们大多黑黑瘦瘦,我也营养不良得了胃下垂,记得我小学毕业的学生手册上记载的体重只有23.5公斤。

吃得最丰富的自然是过年,父母把过年看得很重,节省一年,春节时总竭尽所能多搞些好吃的犒劳全家。年前会买一个猪头,用重重的盐腌起来,这就是整个春节的主要大菜啦。分几次煮,咸猪头的汤每次舀些出来,加些大白菜等,就是最鲜美的荤汤。拆下的咸猪头肉是全家记忆中的美味,可以细水长流吃上好一阵!当然也还是会买条鱼买只鸭,买些小鱼去骨做鱼丸,再买一些方脯,细细斩碎了小年夜晚上摊些蛋饺、和上白菜包些春卷三十晚上吃。岁末同样还会磨些糯米粉做汤圆初一早上吃。

我们小时候也拿压岁钱,好像不给孩子长不大似的。年三十晚上,母亲会把换好的新钞票发给兄弟姐妹。哥姐可能会拿到一张五毛的,我会拿到一张二毛的,弟妹也有一张一毛的,我们会很认真地藏起来。但过完年不多久,都会主动地又拿出来交还母亲补贴家用。实际上我们小时候是一分零花钱都没有的。买菜用的钱袋子挂在门背后,从来不担心会少,没人会去拿一分钱用。记得妹妹曾在路上捡到一分钱买了盐金枣吃,让母亲知道后好一顿教训和痛打。(那年头捡到任何东西都会自觉交给警察叔叔。)因为我们真的想吃什么和母亲说,她会千方百计想办法满足我们的。

学校有时安排组织春游或秋游,没钱买干粮,母亲总会早早起来做好馒头或包子,再灌上一壶开水让我们带去吃。尽管很心疼还是会给我们必须要的车费公园门票钱,她不想因经济困难不参加集体活动而让我们留下遗憾。记得小学时我曾经去过西郊公园和桂林公园,舍不得花一分钱,尽管有十多二十里路,比同学早2小时出门,我来去都是步行的,不敢让同学知道,我还是翻墙或钻篱笆进去的(这是我记忆中主动做的坏事),省下的钱回来就放进了买菜的钱袋子里。

    小时候我没有做过新衣服,读书时也穿补了又补的旧衣服,还是自己补的,手艺堪称不错,连膝盖、屁股破了洞也补得平平整整。兄弟姐妹们穿的补丁衣服有些已经看不出本色,母亲会去买一包染料染一下,就像换了新衣一样。我穿的跑鞋也是补了又补,绳子穿了又穿,白鞋穿成黑鞋,洗了后用白粉刷刷。一年四季只有一双鞋,上学遇上下雨总是打赤脚到教室后擦干脚再穿,哪怕冬天也如此。穿不暖我冬天手脚总生冻疮,又红又肿还开裂,就涂些蛤蜊油。穿得破旧还没有其它替换的,每星期母亲都会把我们的外衣洗得干干净净的再穿,天热尚可,冬天就苦啦,母亲让我们把衣服脱了全钻在被子里,等洗了晒干才有得穿,遇上下雨天,母亲就要在煤炉上一件一件烘干。穿着虽破旧但却不失干净的衣服,也体现我们穷孩子的一点尊严吧!

父母因生育多负担重,是经济困难家庭。感谢人民政府,我们兄弟姐妹读书学费全免,全家也真心感受到社会的优越,家人无论工作学习都尽心尽责作为回报。吃补助享免费读书是压力也是动力,我们不敢轻慢自己的学业。除了必需,我们学习用具很少是专门花钱买得,有些是别人用过后送的,有些是自制的替代品,记忆中我好像没买过多少新铅笔,同学扔掉的萝卜头铅笔我会悄悄捡起来用。学习用纸会去废纸商店买来自己装订后用。那年代穷不耻辱,不学好才让人看不起,母亲对我们要求很严,不但要求做好人走正道,言行举止都有规矩,与人争吵打架必先自责。我们从小就很自律,尊师重教努力学习,就怕成绩不好受人讥讽。谁不争气只要有一项不及格回来必定挨暴打,兄弟姐妹还会同声指责。好在不算低能,我学习胜任,回家作业基本在课堂里就已完成,有时也会和分组的同学汇聚在一起做功课,考试前我很少复习,成绩总在前三名里。虽顽皮却守正,同学老师关系都不错,少不了混个二条杠戴戴。我还十分喜欢看书,想尽千方百计借书来看,实在没书看就捧上字典认字,知道的自然比一般同学早一些。从小学到中学,我都作为学生的代表,走上讲台上过课,得到师生的认可。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穷人家的孩子大多勤奋能吃苦,兄弟姐妹在学校里都算的上是劳动模范,我也不例外,参加各种劳动得到认可成为快乐的源泉。经常主动留下来帮助打扫卫生,里弄大扫除也积极参与,不管学工学农干得特别卖力,到哪儿都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自找苦吃奠定了我一生的生活方式。我怀念曾经清贫却又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难忘充满希望憧憬并积极向上进取的童年时代。

【原创】苦行者的童年 - 苦行者 - 苦行者

 

  评论这张
 
阅读(1068)|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