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行者(陈毓龙)

坚持原创 ,写心中想说的事;网上求学, 交各方有识之士。

 
 
 

日志

 
 

【原创】疼痛日记  

2013-01-09 20:03:10|  分类: 其他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12月25日(星期二)

前几天去母亲的家乡广东潮汕地区,突然发病,白天生龙活虎,晚上躺下半个后背连同右手臂抽筋一样痛,吃了两种止痛药丝毫不见效果。从22日至24日 回上海,每天一到晚上就怕睡觉,一个小时痛醒一回数着时间等天亮,白天一站起来又痛感全无。只期盼早日回沪治疗。

到沪第一天就挂了中医伤科的号,医生询问病情,拿捏一番说扳得很紧,认定是颈椎病导致。问起是否颈椎有病,我脱口而出:过去发过颈椎病后来撞车撞好了。医生说不可能!我估计是因受风寒诱发,医生针灸刺了几处后给拔火罐。痛苦地卧伏于诊疗床上拔火罐,那一刻钟我紧咬牙关疼痛得几乎无法再坚持。卸去火罐,颈背全是紫黑圈,医生又帮助推拿了一番,让休息一天后复诊。晚上值班,怕再痛睡不着,我去急诊配了止痛片“西乐葆”(塞来昔布胶囊),但吃了等于没吃。拔火罐还是有效果的,至少肩背上的疼痛有所松解,而手臂上的疼痛却有增无减。

说到颈椎病,让我想起98年时有一次乘车头晕的厉害,以为自己晕车,可又奇怪过去乘车、坐海轮全不晕,现在怎么啦?此后经常时不时会有眩晕的感觉,有说是低血糖引起的、也有说是脑供血不足引起。做过脑血流图,眩晕时也推过葡萄糖高升,最后还是骨科点推专家俞中平肯定告诉我:是颈椎引起,并断然指出我第5第6节有问题,不用其他检查就做颈椎CT。果如其言,颈椎盘突出严重骨质增生退行性病变,医生说看片子与我当时年龄不同就像六、七十岁的老人。不会好起来,只有注意保护延缓其发展。颈椎因为无菌性炎症我每年都会发作一到两次,一发就是眩晕,仿佛房子在转,而且是极度高速旋转,脸色苍白、直冒冷汗、恶心欲吐,根本无法站立行走,躺着只能保持一个体位,哪怕头稍微侧一下也会立即眩晕恶心,真比疼痛更难受。每次急性爆发,都采取10毫克地塞米松、250毫升甘露醇冲击疗法连吊三天,非常有效地脱水和松解压迫。

大约是06年吧,有一次外出游玩在回沪的高速公路上,我们的车被卡车追尾撞了,幸好我坐在最后一排的左侧,坐右侧可能就是当即身亡啦。被撞后一种无法喘气的窒息感而让我拼命喊叫。(事后他们说谁也没听到我叫过)怕车子起火,凭仅存的意志我拼命向下爬,都不知何时失去知觉。醒来时朋友扶我坐着,但见高速路上一辆辆汽车迎面呼啸而过。我们乘坐的是16座全顺车,后面全部撞没了,右后轮整个裸露在外面,车内后面两排座位撞得连缝隙都没有,(大家惊疑我怎么能从那挤压的缝隙中挣脱出)被撞的车撞在中间隔离栏上,又整个转了180度面朝来车方向。当时我的样子最惨,满头满脸是血,耷拉着肩膀,移动可听到肩部骨头在响。原来锁骨被座背撞断了,还好自己不缺钙,如此撞击胸肋骨居然没折。救护车把我们一伙送到虹许路的武警医院,医生检查又让我痛晕一次,车后窗碎玻璃把我头划得流血,我问医生是否缝一下,他说都是并排一条条的口子怎么缝?要么拿明胶贴,一头的满发也无法贴。胸腔没穿没有生命危险,商量了一下,大家决定还是回去治疗。那一回,我在床上足足躺了一周不能动,忍受着胸腔的挤压伤,喘气都痛得皱眉,扶我坐起也会休克。也奇了怪了,伤好以后居然就没再发过颈椎病。我自嘲因祸得福,车祸把经常压迫我血管的颈椎位子矫正啦!没再头晕过!!

这次却以神经压迫的形式继发,承受比牙痛更难忍受的神经痛。掉以轻心这么多年,冬天少保暖,工作不节制,老账新帐还是要一起算的,也是自作自受!这一关还不知如何过得去?

2012年12月30日(星期日)

26日去做了理疗,高频治疗、头颈牵引、红外线照射,无明显效果。27日复诊,医生想让我治疗,无奈根本躺不下来配合,医生无法诊治,立马让我拍CT,结果当即拿去看。C3-4、C4-5、C5-6椎间盘突出,C6-7椎间盘膨隆,颈椎退行性变。再施绝招,开出地塞米松甘露醇吊三天,看是否能松解和消除水肿。连续三天,夜夜躺下就痛得出汗,连续一周几乎是坐着熬到天亮,每天一片“西乐葆”聊胜于无。症状依然未见丝毫改善。除了肩背疼痛缓解,手臂上的疼痛症状日甚,中药熏蒸、红外线照射也未见其效,还得在痛苦中熬过星期天再次就医!

        2013年1月1日(星期二)

昨天上午上班,手一伸缩都会感觉抽痛。下午去中医伤科打了针灸,烧了温针,从颈部刺入的针,针感直到小手臂。医生原先想让我卧着针灸,根本就躺不下去,无奈就趴着坐在凳子上针灸。要坚持十分钟,那十分钟实在难熬,嘴巴搁在枕巾上不停地打颤,总算又完成了一次治疗。

昨晚值班,手臂上下移动着疼,尚能忍受。晚上睡觉,又反复折腾的痛,医生关照,当晚肯定痛,吃了“英太青”(双氯芬酸钠)和地奥司明片(据说是镇痛和消肿的),边看电视边迷糊着熬,还算可以,清早四点又隐隐约约痛醒。

白天感觉症状仍未缓解,原先白天手基本不痛,现在痛的时间增长了,吃饭手也会隐隐地痛。下午用热水冲淋洗澡后回家。

 2013年1月2日(星期三)

昨晚真的不好过,躺不下,背上肩上和手臂神经一阵一阵痛。坐起来时,手臂又抽筋一样痛,换几个动作,稍微缓解,就不敢动地坐着。想想还得睡,慢慢躺下去,手臂又一阵阵抽痛,左手压紧痛处,痛感稍减。同事给的“暖宝宝”,一会儿贴在肩胛,一会儿又移到手臂,反复倒腾希望能抑制一些痛感,最终仍无效。再次爬起找“英太青”(双氯芬酸钠)和地奥司明片吃了,坚持着躺下去,下半夜算是迷迷糊糊地熬到了清早。

与以往不同,过去白天起来时手臂因体位改变痛一下后,会逐步消失症状。今天却持续疼痛无法缓解,外加手指也开始有麻麻的感觉。呲牙咧嘴,坐立不安,穿衣漱口都有不便。从家里逃到外面,想找事忘记疼痛却也不易,坐车、走路,手还是一抽一抽的痛。去了上海博物馆,又回了医院。吃饭拿调羹也会一阵一阵的痛。

嘿!无奈,就这么熬着吧!

 2013年1月3日(星期四)

却是一夜无眠 。晚上看看电脑到九点试着去睡,手臂的感觉与原先又不同,除隐隐地痛外更多的是酸胀,估计不容易睡着,先吃了双氯芬酸钠和地奥司明片,慢慢躺下去,可无论如何都无法消除酸胀痛的感觉。左翻右转的就是受不了的酸胀疼抽搐,折腾到半夜12点,感觉实在无法忍受,又慢慢坐了起来,一阵抽紧难受后,渐渐放松了一些,不敢躺下,就这样靠着坐到5点起身。期间每次想法躺下都因太过酸胀痛而又重新坐起来。这是真正的一夜无眠。无奈,打开电脑,网上看《人在囧途》等电影,直到天明。已经半个月啦,这样的日子不知要坚持多久!

不由使我想起我大弟弟20多年前的经历,可能是多次工伤累积以后爆发性的腰背三叉神经痛,根本动不了,一动全身都会抽筋般地收缩极度痛苦,送他去数家二、三级医院诊治,伤科、骨科等科全因没有办法无人肯收治而放在急诊,其中的一家三级医院干脆让给打杜冷丁后硬送回了单位宿舍。极能忍耐的弟弟让同事用皮带将身体和双脚扣在双人床的两端苦撑,宿舍管理员和工程队同事每天轮流抽空送饭和照看几回。经历数周依旧,无奈下才告诉我。赶去见此状况,我的心都几乎流血,安排好友的救护车,极度小心地抬下抬上,一路极慢平稳驾行送入静中心急诊室,西医多科会诊苦无良策,最后母亲请了中医针灸老中医胡松成主任会诊,先生施展绝技,选择多个穴位居然直接在皮肤上点艾球熏燃,就像在背上烫香洞,一次诊治每个穴位连续换熏五球,直烧的每个穴位周边起泡、中间黑焦,生出黄水来。诊毕硬让不能动弹的我弟当即坐起来,我弟也真咬牙坐了起来。如此数番治疗,我弟竟神奇地康复了,至今未曾复发!惜胡松成老先生早已仙逝而神技未得传承。

 2013年1月4日(星期五)

   白天陪住院的小弟弟吊水,坐在椅子上老打瞌睡,怕过晚上,半个月没好好睡,真希望能放松睡一觉。靠着床头看电视边看边打盹,可真躺下去又手胀痛的不行。翻转腾挪就是不能纾解。结果还是斜靠着迷糊过了下半夜。

奇怪的是疼痛以来下半夜第一次轻松靠着睡到5点醒。也是第一次白天手会隐约持续地痛,写字、打字都会牵着痛。下午挂号做了理疗高频电治疗和红外线照射,医生说要连续做一段时间才会有效果,管他的,期望晚上睡觉能不痛!

2013年1月 5日(星期六)

昨下午理疗后,手肘的疼痛感觉似乎被放大了,晚上用热水冲淋全身多时,浴后手臂的痛感更被唤醒一般,疼痛更烈,疼痛的部位也有所变化,这是过去不曾有的。吃饭时,手拿调羹上提就痛,换左手吃,也会牵动右手痛。

9点试着让自己躺下睡,奇怪,人躺下手的胀痛感觉居然跟着减轻,11点正式入睡也没有像抽筋一样疼痛的现象。哈哈,没想到半个月头一回安稳睡到5点起来。

今天起来就不好过啦,完全翻了个样,轮到白天疼痛了,手臂持续着不同程度的痛。在同事建议下,找了手及上肢外科医生咨询。陈述所有痛点,医生认为都是桡神经所经部位,直至拇指食指的轻微麻痛。须做手臂的超声影象判定是否有卡住神经的地方,又或是否长了东西压迫了神经,根据结论再行处理。根据医生建议再次挂号,开出处方地塞米松5毫克甘露醇250毫升复吊两天,同时配了营养神经、松解神经的维生素B6、B1和弥可保(甲钴胺片)。还坚持做了理疗:高频电治疗、红外线照射。

白天痛感也有不同的变化,上午剧烈些,午后轻微,傍晚起痛感又会明显。

 2013年1月6日(星期日)

晚上睡得晚,吃了那么多药,胃不舒服还反胃酸。12点后入睡直到天亮。5点起来即被无以名状的疼痛折磨,不同以往,痛点集中于肘部,按疼痛的评分至少在7-9间,属于不可忍受之范围,哪怕按住痛点扭动身躯也不能稍减,持续达15分钟以上,无论换什么位置、姿态都无从改变。20分钟后痛感下降在4-5分间,一小时左右痛感消除。此后一整天状况良好,不敢放松,继续吊地塞米松甘露醇,继续做理疗。等待晚上的反应和第二天早起的反应。

 2013年1月7日(星期一)

这真是一个美好的早晨!没有任何神经的抽痛感,看来是加吊的激素和甘露醇最终取得了效果。水肿消除,压迫松解,症状得以彻底改善。我把所有的药都停了,却不敢掉以轻心,“少不炫技老不卖筋骨”,一改过去冬天几乎不穿毛衣的习惯,该老老实实地注意保暖了。

 2013年1月10日(星期四)

    又是几天,不再神经痛,慢慢恢复的是正常感觉的背酸手痛,居然是一种美好的痛觉!能够接受,又是警示。我的疼痛日记也算告一段落啦。有个健康的身体,才能保证高质量的退休后生活。我希望经历坎坷的我们这一代人都好好保重自己,活得更健康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288)|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