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行者(陈毓龙)

坚持原创 ,写心中想说的事;网上求学, 交各方有识之士。

 
 
 

日志

 
 

【原创】良师  

2012-09-26 12:28:38|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鲤鱼洲接受再教育有十个年头,除了打熬筋骨,应该说在为人处事方面收获也不算小。这期间不乏有影响我成长的良师益友在。

2010年回鲤鱼洲遇到的老领导谌友林就是其中一位我非常敬重的好领导、好“老师”。之前他在一营营部任文书,调五连任指导员,是我连首位非现役军人的正职一把手。

身材高大的谌指导员天庭饱满眼如鹰隼,凹眼眶挺鼻梁翘下巴,一张轮廓分明的脸,特像西亚或欧洲人。毕竟是服过役的,极具军人气质,雷厉风行,大嗓门能说会道,还又求真务实、作风严谨。已婚的谌有林育有一女,家就安在一营营部家属区。与连队虽仅隔一道大堤,传承部队习惯,他却每天坚持睡在连部。当时我做文书兼会计,自然和他同住一室,因此也与他有了最亲密的接触。

初来咋到的他并不颐指气使,每天带领勤杂人等,轮流去各排深入大田班,经常赤脚跟班作业,在同甘共苦的实践中,真切感受战士跳动的脉搏,全面了解人员生产的状况。通过掌握第一手资料,也有了管理连队的发言权。

朝夕相处我自然是他第一位了解的对象,由对我行为的不解到认可,由开始试探性的询问连队概况,到让我逐一介绍每个人的情况,再经自己的印证,而形成较客观的认识。

他有家庭每晚要到深夜才回连部睡觉,因此连队战友晚上经常会个别找我聊天,其中有不少是女同胞,每次还不是同一人,都会聊到他来了才走,每次他都会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笑,却不置一词。

记得有一回,我连有一战友光荣参军,连排干部置办了丰盛的筵席欢送,炊事班邀我去吃,我拒绝了并极其反感骂了他们,受委屈的他们可能向指导员汇报了。谌指导员事后问我为什么,我直接告诉他,不喜欢这样的形式,我们辛苦的战士一个月能否沾上一回荤也不保证,认为干部借机大吃大喝影响太坏,没曾想谌指导员听后说:这种现象上面这样办下面也这样办,有什么办法呢?不过当即就向我保证,在他任上,这样的事将不会再发生,当时令我十分意外。他说到了也做到了。

相处时间久了,我与他的了解加深,话题也宽泛和坦诚。最让我欣慰的是与他进行的双向交流,他毫不保留地直接与我探讨每个对象他自己的看法。那是一种信任,一种心的真诚交流。

我嫉恶如仇,处事偏激,遇到谁做了错事总想严处,而他可以在全连大会上毫不留情地对犯者严厉训斥教育,却不轻易给人处分。他曾动情地告诉我,对人的处理一定要谨慎,因为会影响到人的一生成长!从中让我学到了很多管理的思路与方法,得益匪浅。也是他曾中肯地指出我“笔不流水”要好好练练,促我学习,使我终身受益。

谌指导员无私守正以身作则令我叹服。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很少顾及家庭,苦了他妻子,忙里忙外还要照顾女儿,无暇购置经常缺米少柴火。有一次没柴烧饭被逼得没法,到连队打谷场挑了一担“浪衣”(不是整捆的稻草,是又费劲又不太发火没人愿意当柴草烧的、脱粒时扒拢来的乱草)被他发现,硬逼着妻子给挑回去。一肚子怨气和委屈的妻子还是无奈地流着眼泪再挑回打谷场。生活并不宽裕的他宁可想办法到80里外的南昌买了些煤球回来应急,也不愿意坏了规矩沾公家的光,哪怕是无人喜欢的乱草。

他的作为赢得了战士的尊重,也获得上级的肯定,以后他到总场担任要职同样得到大家的认可。

我庆幸能与这样的党的干部一起工作过,还有在海南育种时,与同样正直有事业心的场办方主任共过事,他们都是对我人生有影响的良师。

【原创】良师 - 苦行者 - 苦行者

正中间的就是曾经的谌指导员 

 

 

 

 

 

 

 

  评论这张
 
阅读(1417)|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