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行者(陈毓龙)

坚持原创 ,写心中想说的事;网上求学, 交各方有识之士。

 
 
 

日志

 
 

【原创】往事  

2011-09-12 16:03:52|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想到农场去的那些年头,我真不知是顺利还是坎坷。但至少有一点自己十分清楚,我比别人付出的更多,要求自己更严,有时几近残忍而不留余地,所以也是连队最无后顾之忧的人。

        按说去兵团时,我几乎是所有同学中个子最瘦小的,我没把自己小看,别人也没把我看小。五连两个学校的72个上海知青我是带队的,也就我一个直接安排当了正班长。那滋味不好受,做不动事趁早别说话。我是下狠劲折磨自己经受炼狱般的锻炼,挑肿肩、冻烂脚、手磨起泡那是家常便饭。练挑担总加到两腿像踩棉花、走路直打麻花才罢,下一回又在新的重压下继续加码。难以忘记:有一回放下担子想挺起腰时那痛彻心扉的撕裂感觉,原已压实的肌肉、腰子甫一松开根本无法迅速还原,还得弯下腰慢慢伸展。记得第一个双抢结束,我煎熬得就像个非洲黑孩,只有71斤!虽竭尽全力个体总有差异,再比不过人家也无愧于心。我当连队通讯员、文书、会计时依然没有放松过自己,自找苦吃每天跟班下大田干活。

        我可以毫不自夸地说,自己那些年是私心最少的,从没想多得一分好处,多占一丝便宜,少出一点力。我掌管着连队的煤油,哪怕最好的朋友要一些点灯我都不会给,宁可去商店买来给他用。虽没当领导,但不管男女,碰上有困难、有麻烦的事,大都会想到找我。我也极富同情心,确实竭尽所能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同时又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对于认为不对的事从来不懂妥协,丝毫不留情面,所以连队几乎所有棘手的事不分上下全找我参与了。

        连里有人要打架告诉我,我赶到那里他们也就不打了。

        有人偷挑连队未分配的稻草,连长指导员派我参与挨家挨户查看,没人和我争吵半句。

        割资本主义尾巴丈量清理老职工多余自留地,领导又派我执行了,当着他们的面我亲手把已开花刚结果的茄子、辣椒连根铲除,她们都不怪我,依然对我和好如初,想到这些至今仍令我动容。

        那一年遇到团部打狗令下达,限期一到,唯有连长家的狗没除,又派我当恶人了。在连长家当着他们的面,我亲手掐死了他家的狗,小孩吊在我身上又哭又打又抓,按照规定打死的狗一律归公,我把它送到食堂大伙吃了,也没給连长家留下。能给他留下什么印象我不得而知。

        那一年半夜在睡梦中我被连队的一些战士叫醒,告诉我营里的干部让连队干部偷偷地在连队的鱼塘里拉网打渔,希望我出面去干涉,又是蠢笨的我领着一群人赶到塘边,气的营连干部甩手走了,留下几筐鱼也不要了,便宜了全连的战友偷着乐了一回,送到食堂大伙第二天美美地享受了一餐红烧鱼。

        开始些年头,兵团去读书是推荐保送的,但要听取连队和群众的意见。有一回连里推荐的一位对象,是否打招呼走后门我不能断言,但班排同事都反对,那份听取群众意见材料难产了,又是我组织他所在班全体成员开会听意见,最后是没有一人发言同意的,我真实地做了记录,记下了每个人的意见,为慎重起见也签了自己记录人的名。连、营也不细看,一路盖章直送团部,最后发现居然还有群众意见通不过的給拦了下来。也真对不起那位仁兄了,我想现在他也该释怀了吧。

       这样的事情说起来还有不少, 现在想想如我这般的作为,入不了党当不了官是自然的,连队有苦差事少不了我也是自然的,但我引以自慰的是我曾经执着地努力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也为自己曾经是九团五位学雷锋标兵之一而自励。让过去那些事就作为自己成长的记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886)| 评论(10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