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行者(陈毓龙)

坚持原创 ,写心中想说的事;网上求学, 交各方有识之士。

 
 
 

日志

 
 

【原创】南繁育种(五)奇闻轶事  

2011-05-16 07:58:52|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育种地点是黎族村,全是黎族人,基本语言不通,只有队长和少数年青人会汉语。好在我们一切自运转,也无需和村民多打交道,真有事相求,直接找队长一切也OK了。

        黎族姑娘中有不少长得很漂亮,不同于一般广东人的高额凹眼略显短圆扁平的脸,多瓜子脸型而且眼睫毛很长,别有一番韵味,尤其大胆开放交往主动。那些“共大”的老队员们经常开玩笑说,多看了会让人动心。 我们是纪律部队,一到,方主任就給大家约法三章,不许私自行动,晚上不准单独外出,结伙外出也必须请假,否则即使没有违纪行为,也以有这种动机论处。即便如此,还是意外闹出了一点小小的花絮。

        那时海南是欠发达地区,虽仅隔条窄窄的琼州海峡却相当闭塞,妇女的地位相对较低。一些已上高中的女生开了眼界,非常羡慕内地的生活。寄宿海口读书,假期回村的女学生很喜欢和我们交谈,倾诉她们的心声,对毕业后回村继续父母辈的生活非常悲观,我们开导说将来一定会好,也鼓励他们去内地上大学。自然也知道可能性极小,因为女孩子那时在当地能读高中已属凤毛麟角了。相谈难免介绍,我们都说已婚,单把长得白俊的邓松介绍为未婚,还给造了个假名。没想到这个玩笑开大了,村里那长得最漂亮的高中女生,竟然天天到我们驻地叫着邓松的假名找他,吓的他到处乱躲。方主任得知,严肃批评一番,带着邓松叫我作陪,到黎族村的队长家,向队长说明情况,让邓松亲口告知队长,自己已有女朋友回去后即完婚,并表示真诚的道歉,此事才告平复。

        70年代黎族村民很穷,可以用家徒四壁形容。 泥壁草屋没有家具,墙上钉几个钉子,换穿的衣服全挂在墙上。两条长凳架几块板就是全家安息之处。一般人家连张桌子也没有,我亲见他们吃饭时围蹲着,中间地下小碗里就一点盐水几小块萝卜干之类的,沾沾舔舔就红薯米粒粥吃,农闲时一天还就吃两餐。好在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椰子香蕉槟榔等一年四季都长,大人小孩爬起椰子树像猴子一样灵活,蹭蹭的就上去了,挥挥砍刀一个个椰子就掉下来了,一挂一挂的香蕉摘取更方便,各类水果倒还有得吃。我们那时要吃香蕉也就七分钱一斤,椰子一毛一个。

        那里生活贫困,我看不勤劳也是重要因素,我们去的近半年里,也没见他们干活也不种自留地,男的用自制的长竹竿烟管抽抽大烟,女的满嘴通红地嚼嚼槟榔,倒是知足者常乐,就这么悠闲地过日子。身穿的衣服都很少洗,脏了挂墙上换一件穿。实在太脏了就浸在山溪流动的沟里,拿一块石头压着,哪天想到用棒槌打几下,搓两下晾起来晒干,再挂回墙上。 黎族村民还没有用厕习惯,给村里建的厕所他们大都不会进去用。我们清早五六点钟出工,经常可以见到不管男女都在路边野地里方便,空气清新,凉快自在,拉下的反正狗会吃干净。

        那里民风淳朴,随遇而安,从没听到村里有争吵之事,更没犯罪案件。十五六岁的大姑娘,虽已发育得很丰满,还会光着上身骑在牛背上放牛。当然是些没进学校读书的姑娘,受过教育的姑娘就会为如此行为而感到羞愧。老太太光上身是再平常不过的事。黎族婚姻自由,父母从不干涉子女恋爱,好像春节前后有那么两天,黎族青年男女会到一个地方聚会,彻夜不归寻找心仪的对象。汉族人是不能参与的,我们全老老实实地呆在驻地,所以也无福了解他们习俗的具体内容。听说他们结婚送彩礼也简单,只要扛两袋槟榔就全搞定啦!

        在那里过了一个春节,亲眼见村民分年货,每家斤把子小鱼干,一点干海带,杀了一头牛,在打谷场上村里一位老者亲自操刀分配。简直就是低级的共产主义社会,分配之平均让人叹服,但见一堆堆的好肉一样多,碎肉一样多,牛内脏一样多,牛肋骨一根根的拆下分配,连牛皮也如此,居然割成一条条再平均分配。老者指点着让每家一堆各自拿走,刹那间人走场清,官民一致,如此和谐分配令人叹为观止!黎族村民虽然贫穷但十分好客,欢度春节,村长曾请我们赴宴,我看他把分配的年货全端上了桌,还敬上自酿的十分香甜的米酒,几乎把我们灌倒,让我们过了一个愉快又别样的新年。

        说起世界上哪里的男人最幸福,我们必定会说是海南岛。在农村耕、耙、蹚、耖,插秧、耘禾、割稻农活全是女的做。男人是爷们,农忙时最多放放牛、抛抛秧。哪怕田里只有三五个女同胞在忙活也不会下去帮忙。我曾经就问过一个男青年为什么不帮忙,他居然回答说男人下田干活要倒霉的!就算骑辆自行车也是女的带男的,你说男人活的多滋润!

        县里的放映队带着发电机,几乎每天都在各生产队轮转放电影,那是农村最主要的娱乐活动。晚饭后田埂小路上就会陆续有三五成群结伴而行去看电影的。女青年不管认识不认识,看到我们育种队的,都会远远的主动招呼“鲁木伊乎?”(村民告诉我们就是黎族话看电影去吗的意思)我们可不敢接口,怕惹来麻烦。晚上没电,也没娱乐活动,所以方主任也不反对去看电影,本村和邻村放电影我们也会去凑凑热闹,当然是集体行动。

        其实存心看电影除了我们,也就是老人小孩,年青人却把它当做交往的机会。但见一伙一伙的黎族男青年人人拿着大手电筒,尽往一堆一堆女青年脸上照,相互搭讪,言谈甚欢。男青年看到那个喜欢的还会上前往女青年脸上撅一把。也怪,每个女青年都笑脸相迎,被关注的人越多,被侵犯的越多越高兴,看得我们一愣一愣的,大感稀奇。晚上还会看到有趣的现象,那里的人不耐寒,10C°左右就受不了,稍微凉快一点,夜里看电影就会有不少人裹着毯子来看。想一想也对,几乎没有哪家黎族村民有毛衣的,一冷就把睡觉盖得拿出来了。

        黎族的服装还是蛮漂亮的,男女衣服袖口都绣边,女的上衣斜襟收腰,下着筒裙。有知识的女青年很赶时髦,上穿的确良衬衫,下穿深色大裤脚长裤,不穿筒裙。妇女婚后穿筒裙里面不着内裤,起先以为是说笑话,后来发现果真如此。我们租用空闲的一季土地,每亩要给当地800斤粮食,高于于他们一年的收入。所以黎族队长有几次安排几个妇女帮我们耘稻,我们耘得快耘在前面,就听得后面几个妇女疯笑,原来其中有一妇女内急,憋不住就在稻田中间小解。以后我们还曾有人碰上,妇女行走在乡村机耕道上,岔开腿撩起筒裙站着小解的。呵呵,不穿内裤看来适合当地,又凉快又方便!不过黎族妇女每当坐下时,倒是动作很优雅,并腿筒裙交叉也怕泄了春光。

       相距33年, 2009 年我再去海南,一切都变了。海南到处生机勃勃,高速公路环绕全岛,三亚已变成喧闹的旅游城市,天涯海角还门票不菲。新一代的黎族青年再也不会为寻求新生活而悲观,但我依然十分留恋当时淳朴黎族乡风,真心祝愿那里的村民过上富足美满的新生活,依然那么知足,相处那么祥和。

       

  评论这张
 
阅读(1762)|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