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行者(陈毓龙)

坚持原创 ,写心中想说的事;网上求学, 交各方有识之士。

 
 
 

日志

 
 

【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2010-11-04 06:45:14|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到江西生产建设兵团,原以为人人可以穿军装,其实不然,还得穿自己的。一个连二百来号人,独有武装班十二个人才有军装穿,虽没领章帽徽,依然人人向往。

       这原因不外如下:特神气。能进武装班就有军装穿,能进武装班至少政治上可靠;不太累。武装班不是大田班,没有生产任务指标,再忙的时候也只是作为机动力量,回大田班支援,到哪都受欢迎,是额外的劳动力;经历相对丰富。除了参与各种农活,还有本身的军事训练、站岗放哨、机动工作等内容。

       武装班人员是大田班选调上来的,各排自然不肯放出强劳力,但也要过得去,否则对上不好说话,出了问题难交代。如此,中不溜秋的就有缘啦。

       武装班配备有盘式轻机枪一挺,还有冲锋枪和步枪,连队首长还有手枪一把,都是五四式的。机枪一盘48发子弹,步枪可压5发子弹,冲锋枪弹匣装24发子弹。机枪和步枪子弹通用,手枪和冲锋枪子弹通用。武装班除了队列操练,两人一组每晚轮流安排站岗放哨巡逻。每年安排一次实弹射击,我虽不是武装班成员,连队打靶时我也参加了,而且还参加过手榴弹实弹投掷。(练习投弹三十米以上才可参加实弹投掷)因为我这个编外战士,过年大家都回家时,几乎都是我一人留守连队放哨巡逻。

       武装班进进出出人不少,印象深刻的有一位叫饶海生的伙伴,趣闻轶事大多与他有关。他永远都是低头沉浸在自己的各种离奇古怪的思索中,常常冷不丁冒出一句思维奇特的话,每每总让众人瞠目结舌忍俊不禁,独有他仍一本正经。千万不要与他争论问题,否则永远缠住你没完没了直到你认输为止。

【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原创】武装班的故事 - 苦行者 - 苦行者       有一回我迎面惊见一人既熟悉又陌生,正满脸疑云不知如何开口称呼时,他倒先叫我了。这位仁兄原来把自己的眉毛给剃了,还振振有词地告诉我:现在的难看是为了将来永远的好看!他的眉毛很淡,听说剃了能长得粗黑,立马叫理发的把他眉毛刮了,搞得我误认为见着了他的兄弟。

       又有一回,全连外出突击任务回来,路经一条大沟,我们一些弹跳好的飞跃而过,大多数人和女同胞们只好绕道而行,只有他突发奇想,顺手牵了头水牛赶到沟里,指望踩着牛背过沟,没曾想水牛不听话,他一脚才踏上牛背,水牛立即翻身让开了,跌入沟内的老兄爬上田埂,直冷得哆嗦,对着大家傻笑,惹得男男女女的都笑翻了。

       连队武装班唯一的一次走火,出自他手,不知怎么捣鼓的就击发了,打得墙角一个洞,虽没伤到人,可也把满屋的战友吓得不轻。指导员赶来了解情况,大家说擦枪走火也就不了了之。

       两次主动击发也出自他手,两次都大有斩获。有一回寒春的半夜,轮到他与丁伟发巡逻,黑暗中发现有大批人唰唰地在我连二排的秧田里偷秧,除了大声吆喝制止外,饶海生朝着他们头上方“啪”的就开了一枪,吓得那些人在黑夜里没命地落荒而逃。老丁每说起那晚上看着枪口喷火,子弹划一道红亮光弧穿射出去的情景就神采飞扬。那些可能因为春寒烂了秧的农民无奈想出来到兵团偷秧,最后却偷鸡不成还蚀把米,慌忙中扁担、秧架连同拔好的大批稻秧一起丢下了。这下便宜了我们,三个排全都不用起早拔秧,当天这些秧还插不完,多余的浸在田沟里,真佩服偷秧者的战斗力,如给他们偷去,我们连队可惨啦!

       还有一回也是下半夜,不知是哪来的人到我连养鱼塘拉大网偷鱼,正巧又遇上他和另一位(大概是老杨,我记不清了)巡逻,他如法炮制,又一枪把偷鱼贼吓得屁滚尿流,抛下大网和拉上来的鱼连同扁担箩筐,跑得无影无踪。这下大家有口福了,久未见腥的全连战友第二天美美地吃了一餐鱼,全拜这位老兄之功。

       饶海生和我相处不错,好像他以后去了赣州读书还是哪里去读书,不知现在混迹于何方。有时真还会想起这位可爱的仁兄,毕竟他曾经给大家带来过很多别样的欢乐。

  评论这张
 
阅读(1758)|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