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行者(陈毓龙)

坚持原创 ,写心中想说的事;网上求学, 交各方有识之士。

 
 
 

日志

 
 

【原创】盛夏  

2010-05-27 11:20:26|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昌的盛夏,实在很难熬。鲤鱼洲的盛夏更难熬。这不仅因为“火炉”的热,还因为蚊蝇的猖獗和我们所承受的“双抢”重任。

       中午吃饭,緑头苍蝇围着人哄哄乱飞,人稍有停顿说不定它就停在你的碗里。吃晚饭时已是天黑,满世界都是嗡嗡响着飞舞的蚊子,连吃饭也不得安生,大家几乎全是端着碗边走边吃,不敢停顿怕喂了蚊子。如躲在蚊帐里吃,少了蚊子干扰,却要受“蒸笼”之罪。一天劳作下来,谁都想好好睡觉恢复恢复体力,偏偏那段时间睡觉是最难的。经常晚上温度35C°以上,风力一到二级,哪里算有风?在外面睡喂蚊子,躲在帐子里睡汗出了一身又一身,转辗反侧又热的受不了,难过烦躁无以复加。只有团里农忙死了人,通知中午不得在外连续工作,午觉一个来小时才算睡得实在。  

       我整个盛夏只要遇到高温夜,和五连及一营直的一些同好,晚上会爬到兑米埠排灌站的平顶上睡觉,也就是大堤上,现在五星垦殖场入口大门楼牌边。平顶没有女儿墙,甚至四边还有向下倾斜的坡度以利排水,胆小的睡相不好会随便翻身的还不敢睡上面,怕摔下去。吃完饭第一件事就是卷上席子爬上去占位子。睡排灌站顶最大的好处就是没蚊子干扰,因为高,也会有一点儿风。其实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睡上面的,躺着看满天星星似乎很有情调,有人这样露天睡了一晚,第二天就象霜打的蔫茄子,就再也不敢去睡,情愿在帐子里忍受酷热。也有下半夜天凉后逃下去的。我好象百毒不侵倒能适应。我们连队还有人甚至在操场上树几根竹子,在上面扎架子搁上板子睡觉的。可怜女同胞们在房里热得吃不消,也有胆大的会抬出床睡到外面来,虽有帐子罩着,仍怕泄了春光,但为了第二天有精神继续干活,也不管不顾了。

       至于农忙中的农忙“双抢战役”,在鲤鱼洲受锻炼的任何人都有深刻感受,毋庸我赘述。可以说每年盛夏只能用熬来诉说,没人能逃过瘦十斤八斤的噩运!这就是鲤鱼洲盛夏留给我的记忆。

盛夏 - 小头 - 小头
  评论这张
 
阅读(2204)|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