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行者(陈毓龙)

坚持原创 ,写心中想说的事;网上求学, 交各方有识之士。

 
 
 

日志

 
 

【原创】农活  

2010-04-07 19:40:42|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年前的三月底,作为上山下乡的知青,我们从上海去了江西生产建设兵团九团接受再教育。九团在江西南昌县境内鄱阳湖畔叫鲤鱼洲的地方,清华北大也曾经在那里设过分校。在围垦的广袤土地上,上海和南昌的知青经历了近十年难以忘怀的艰苦锻炼。

鲤鱼洲干农活,现在想想没一桩是轻松的。哪怕不累不重的活,数量一上去,再轻松的活也让你受不了。

酷暑战高温抢收抢种,晒脱皮累趴下是必修课。每年“双抢”都是最难挨过的,我们连大田班平均每人十六亩地,大多数是水田,在20天左右要收割完、翻耕好地,并插完晚稻,劳动强度之高,令常人难以想象。割稻,每年都有为赶进度割伤手的,容不得休息,包一下还得干,弯腰割到田头,能偷空在田埂上搁一下腰都是莫大的享受;挑稻,能挑多重尽量装多重,经常会装到要跪着爬上田埂,硬挺着挑到打谷场,为的是能早些完成当天的任务。夏天的南昌,出名的火炉,经常持续高温37、38度,一丝风都没有,暴日下赤膊挑着重担,身上的汗出了晒干,干了再出,最后变成一层盐沙子,被稻叶稻谷擦伤的皮肤,经汗水一侵火辣辣的痛,烈日下真希望太阳快快下山,又怕太阳下山太快完不成任务,矛盾心情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惟愿天上飘来一块云朵伴着自己,再来一阵凉风略解酷暑;插秧,南方农民知道,一天插半亩地也很够呛。春争日夏争时,晚稻差一个小时插下的秧收成都会不一样,立秋后再插的秧可能不结稻光收草。我们兵团战士,命令一下,死活也得按时完成,拔秧带插秧每人一天一亩地,清早大家比着早起拔秧,接着插秧,中午炊事班送饭到田头,吃完饭连轴干,不到晚上八九点钟还回不了宿舍,手脚慢的一两点钟就起身,跟着耗到最后一个才能回来,个中无奈自己知道,一个“双抢”每人都能瘦掉十来斤。“双抢”别说是人,连牛也受罪了,每天天不亮就被赶着下地干活,中午又热又累直喘气,蹲在水坑里不肯起来,连草都懒得吃,稍歇片刻还得干,直到天黑,连吃草的时间都不够,为了不饿死扛得住,我们总塞糯米团喂牛,晚上放牛去吃草,即便如此,“双抢”过后也瘦成皮包骨。

寒冬的开沟挖渠挑大堤,免不了冻伤手脚、磨起大泡、挑肿肩膀,餐风露宿都得干,领导说了,任务延后了从探亲假里扣时间,所以没人不拼命的。凡全团会战的挑大堤、挖排灌渠,一营总离工地最远,有时路上要走一、二个小时,为赶进度要么借住牛棚,要么自搭草棚住宿。晴天还好,遇上雨天窝棚里简直就像猪圈,干活累了谁都管不了这些,倒头就睡着了。上了工地就拼命干,起早摸黑就想完成任务好早回家,事实上我们连每次也都是最早完工的连队之一,提早完成任务回家是情绪最高昂的事。开沟挖渠挑大堤穿鞋不行,再冷的大冬天也打赤脚,经常冻得红肿开裂,清早下地脚疼得直哆嗦,咬咬牙坚持走一会也就挺过去了。用锹挖土是手上的力气活,女同胞没这能力,只得挑担,为提高功效,全用坐担,撂下空土箕换上装满的土箕就挑走,连等装土的时间都省了。挖土的也狠着心,每个土箕上手就是两大块,每一担都在百斤以上,遇上男的挑担再外加一大块,因泥土装得多,每天都有挑坏的土簸箕。算计着,每天都要挑两方土的任务,为安全还规定不能就近取土,任务所迫,满工地都是挑担飞跑的人群。尽管寒风凛冽,重担之下还是冒着汗,都脱成单内衣干活,直到送饭的挑到工地,才裹上一件空心外套歇下来吃饭。每次大会战的场面都很壮观,竞赛气氛浓烈,谁都不甘落后,为鼓干劲到处红旗招展,经常拉歌歌声嘹亮。这些场面定格在脑海中,经历者至今记忆犹新。

不算农忙的耘稻也没感觉好过些,跪在水田里双手不停地为稻棵除草松土,特别在盛夏,稻田被太阳晒得滚烫,跪着耘稻,太阳直射背脊,胸腹领略着稻田的辐射热,就算不中暑也让人热得喘不过气来,更可恶的是众多的丧命王“吸血牛蝇”拼着命往人背阴的胸腹上叮,死活不松口,每打死一个就留下一个大肿块,直让人恨得牙痒痒的。遇上阴雨天耘稻还算舒适些,算计着每天的工作量,同样不敢丝毫松懈。

说到脱粒都是好天气,打谷场上太阳直射下无处可藏,地面温度经常高达40-50度,我们不用脱粒机,白天到晚上10点前没电,用柴油机花钱,只有人不值钱,而且比机器效率更高,高高的禾堆,脱粒机一天干不了的活,按人头分配下去的任务,远远超过脱粒机。围成一圈,找地方每人架一块石板提着稻把就往上砸,三五下稻谷就砸干净掉地上了。自己抱来稻把脱粒,自己捆好脱干净的稻草,单季稻每人1000个,双季稻每人一天1200个。这绝对也是力气活,连吃饭也在打谷场,不到天黑还完不成任务。我就曾经因为持久用力脱粒,收工时整个手臂肌肉疲劳失力肿了起来,连毛巾也拧不动、筷子也提不起,直到睡一觉第二天才恢复。有的女同胞因为完不成指标,要能力强者帮助完成,只能配合班排长收拾场地最后一个回去,力有不逮常遭人白眼,委屈痛苦还无处排遣。

说到施肥撒农药都是男同胞干的活,每班派个把人挑上化肥农药,半天的工,撒完完事。化肥、农药多数是80斤一袋,一头一袋加个脸盆另一头两袋,就这样骜着头挑一路撒一路。力大脚程快的还能提早回来歇歇,撒化肥调节干不同的活倒还不错,遇上撒六六粉可就苦啦,没那么多保护意识,手套口罩都不戴就这么用手撒,尽管知道要顺风撒,难保还要吸入农药,半天下来总有人中毒头晕恶心、满脸潮红,虽说能多歇会儿,可伤害身体的代价也够受的。

鲤鱼洲干农活仿佛永远没有空闲的时候,好天得干,雨天得干,白天得干,活紧的时候清晨晚上都得干。“麻风细雨是好天”,“两个早起顶一天”。雨天穿上破雨衣、破蓑衣该干啥还干啥,遇上抢收抢种再大的雨、没有雨具,还比平时干得拼命。实在不适合下田的天也不会在家闲着,锤杆、纺绳、编草包,搓草绳一天100米,手艺差的真不行,偶尔为之还起泡。种田的从来不归劳动法管,没有休息日很正常,哪天宣布休息一天,直感谢领导发了善心,个个都会欣喜如狂,睡大觉的、洗衣服的、外出串门的、找地方啜一顿的,各自忙的不亦乐乎。

感谢鲤鱼洲那些“非人的”农活,给了我们超越能力的锻炼,是我们人生历练的共同财富,赋予我们超强的体能和心灵的承受能力。我敢说:走出鲤鱼洲,每个兵团战士干起活来不会逊色于任何人,我也为自己是千锤百炼的鲤鱼洲人而感到骄傲!

 

 

  评论这张
 
阅读(3267)| 评论(2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